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白鸽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31|回复: 10

[原创] +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1-20 19:5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和君笙初识于十五年前一个令人窒息的风雪夜。
  我是一个孤儿,是君笙收养了我。
  在我六岁以前,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,我的父亲母亲十分宠爱我,那时,我俨然是一个娇气的小公主,然而这一切都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终结了。我失去了双亲,我成了一个可怜的孤儿。
  孤儿院中的孩子总是那么令人同情,让人惋惜。我和一群与我同样可怜而卑微的孤儿生活在一起,我们的一切物质,都是好心人捐助的,所以孤儿院中的‘妈妈’总是教育我们,要懂得感恩。
  我,也深深地牢记着那一句话,要懂得感恩。
  一个六岁的孩子,在经历了那样沉痛的别离后,仿若一夜间长大,我懂得了许多。
  我是一个早熟的孩子,一直都是。在孤儿院中,我再也没有往日娇蛮的作风,而是与小伙伴们和睦共处,我可爱的姿态常常引得‘妈妈们’开怀大笑,她们都很喜欢我。我没有了漂亮小洋装,没有了可爱洋娃娃,没有了梦幻小卧室,有的,只是对于未来的迷惘。
  我以为我会一直在孤儿院中生活,然而,有一个人,改变了我的一生。将我世界中的黑白化为繁华,将我世界中的腐朽化为神奇。
  他就是,君笙。
  而我,至今都记得我与君笙初遇的那一幕。
  天大寒,雪花飘。
  我穿着破旧的小棉袄蹲在冰裂的地面上,两只小手早已冻得红肿,却仰着头失神地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。雪花如柳絮,似鹅毛……洋洋洒洒地在寒冷的空气中回旋,挺拔的青松早已穿上了雪化的白衣裳。远处,近处,一片片冰天雪地的气息……四周静默,悄然无声。
  以往,我的父母总会陪伴我堆雪人,打雪仗,而今年,一切都化为泡沫。
  朦胧的雪夜里,光影流离,一个深棕色的身影渐渐清晰地映入我的眼帘,他对我温和地笑着,他的手包裹着我如寒冰般的双手,他轻声细语地对我说:“跟我回家。”
  那一年,我七岁,君笙三十二岁。
  我丝毫不觉得君笙是一个坏人,而孤儿院中的‘妈妈’得知我将被一个好心人收养后,都异常愉悦。一个‘妈妈’蹲下身搂着我,眼中洋溢着不舍与欣慰,她对我说:“一定要乖乖的,知道吗?你很幸福。”
  是的,我很幸福,比起孤儿院中大多数孩子来说,我的确很幸福。君笙对我的关爱不比父母对我的关爱少,他给予了我久违的亲情,他是一个好人。
  君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陪伴在我身边,因为,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,他的工作地点,便是我和他共同的家。在他的妻子因病去世后,他就再无成婚的念头,并且他告诉我,他是我父亲的好友,他不愿看到好友的独生女不幸,所以,他收养了我。
  不论他出于何种理由,我都是感激他的,至少,他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。
  在许多年以后,君笙离开了我,午夜梦回,我都会忆起与他的初相识。
  君笙,这个注定与我牵绊一生的男人,让我唤他叔叔,我每每都叫得甜腻,他总是微微笑着,眼角显露出淡淡的笑纹。
  我叫未笙。这是自从他领养我后,帮我改的名字,也因这个名字,我没少受同学的笑话。然而君笙却说,他出生后,我还未出生,他叫君笙,所以我应该叫未笙。我时常坐在藤椅上,望着繁星点点的夜幕咀嚼着这个名字,有时觉得他在戏耍我,但细想过后,我便觉得这个名字有着另一层含义。
 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  这一天,我哭着从学校跑回家。君笙见了我跌跌撞撞的模样,轻抱着我,抹着我泛滥不止的眼泪,忙哄着我,问我缘由。我只是一直窝在他的怀中哭泣着,汲取着他怀中的温暖。那时,我觉得,我的整片天地都是君笙为我撑起的。
  我的哀伤只因家长会将临,同学们都嘲笑我是无父无母的杂种,于是,委屈的悲痛便化为惊天的哭泣。但是君笙给了我亲情,君笙给了我温暖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
  深秋,我坐在秋千上,君笙在身后帮我荡秋千。蓝蓝的天,漂浮的云,秋风习习,落叶翻飞,我微微地露出一个释然的笑来。
  秋千越荡越高,我们的欢笑声也越来越大。
  “未笙,我不求你将来有多大作为,我只求你快快乐乐地生活。”君笙温和的语调传入我的耳中,我大笑着应着。
  君笙,我要创造出一片只属于自己的辉煌,为你,也为我自己。
  我被君笙养得极好,而我,也以我优秀的成绩回报君笙对我的关爱。当我拿了全国英语听力比赛一等奖时,君笙远远地望着在主席台上的我,眼底浮现出的那抹欣慰而喜悦的光芒让我的内心流光溢彩。我大笑着,飞快地向他跑去,扑入他大张的怀抱。君笙,我努力做一个出色的人,我努力让自己不辜负你的期望。
  夜晚初至,我与君笙坐在花园中的小藤椅上,观赏着朦胧的月夜。月华如流水般倾泻一地,地面上映射出我与君笙的影子,一小一大。
  “君笙,快看!这个是你,那个是我。”我指着地面那两个黑乎乎的影子对君笙欢快地说着,随即捂住了嘴,心虚地乜了乜君笙。我已长大了许多,不喜欢再叫君笙叫叔叔,但是平时我却总叫他叫得那般甜腻,而现在,我却说漏了嘴。
  果真,君笙佯怒地看着我,伸手轻拍我的头,“怎么能叫叔叔名字呢!还不改口!”
  “是是是。”我调皮地吐吐舌头,甜腻地叫上一句,“叔叔。”
  君笙笑了,眼角的细纹愈发明显,他轻轻将一株鲜艳的海棠花插入我的发间,我笑靥如花。
  那一年,我十五岁,君笙四十岁。
  一年的光阴悄然逝去,十六岁的我已不乏追求者,每日收到的情书我却都随意扔进垃圾桶。因为,在我的眼中,只有君笙,其余的人,我不想深交。
  我正在书房中做作业,君笙悄无声息地走进来,微皱着眉疑惑地看着垃圾桶中那些破碎的纸张,问我,“未笙,怎么每日的垃圾桶都堆得那么满?”
  “哦,那个啊。”我转过头以笔指着垃圾桶,毫不在意地说,“情书呀,被我撕了,就扔进垃圾桶呗。”
  君笙竟然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,反而笑了出来,“看来未笙的魅力很大,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多追求者。”
  我不满地嘟囔,“烦都烦死了,你是在笑话我吗?”
  “不。”君笙坐在我的对面,一本正经地看着我,“即使这带给你困扰,让你烦躁,但你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,不要让一时的困扰迷惑了你。”
  我满口胡乱答应。
  快要月考了,做完作业时已是深夜,准备入睡,君笙推开门将一杯热牛奶递给我,“这个安眠,好梦!”
  我呆呆地捧着冒着热气的牛奶,望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,心中升腾起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  “君笙,君笙……”我望着杯中的热牛奶,轻轻地呢喃着。
  我以为我和君笙会一直平静地生活在一起,直到,那个女人的到来,打破了原有的平静,暴风雨,即将来临。
  放学后,刚刚进入玄关处,我便看到一双红皮高跟鞋,那是只有成熟女人才穿的鞋,而君笙,是绝对不会给我买这么不符合我年龄的高跟鞋。我忽然明白了什么,微怔了会儿,有点退缩,抬眼一望,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对我友好地笑着,我的身子抑制不住地轻颤。
  那个女人是电台主持人,我认得她,她的一颦一笑都那样优雅而美丽,也许她即将成为我的‘婶婶’,但我无法接受。
  君笙看到我失神的模样,走过来拉了拉我,我这才勉强地对他们笑了笑,随即跑进自己的卧室,响亮地关上门,大口喘息着。
  门外隐约传来君笙的叹气声。
  一连几天,餐桌上,总会有那个女人的身影。君笙那温和的笑容不再属于我一个人,此刻,他正和那个女人相敬如宾。
  我的心里堵得厉害,说不出的烦闷。草草地扒了几口饭,我就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  我走在这一方梦幻般唯美的天地中,微仰起头,轻轻抚弄着窗口处悬挂着的紫色风铃,风吹过,漾起美好的弧度,悠扬而悦耳的铃声在我耳边久久回荡……
  紫色,是属于梦幻的颜色。君笙说过,我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孩,所以,他亲自设计了一个梦幻般的卧室给我,他说过,我的梦,终将成为现实。
  然而他并不知道,伴随我十年的梦境,到底是怎样绚烂多姿的。
  看似平静的外表下,掩藏着一颗狂乱的内心,直到现在,我的脑海中依旧不断回荡着那个女人对君笙巧笑嫣然的神情。
  那么美,如罂粟花般,让人沉沦。
  我无法接受君笙娶那个女人。
  待到那个女人离开后,我隐忍的怒火在君笙询问的声音中迸发。
  “君笙,你不要我了!”我孩子气地哭着。
  君笙搂抱着我,我的耳边是一声深沉的叹息,“我没有不要你,我一直将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,怎么会不要你。”
  “不,你就是不要我了!”我依旧不依不挠,委屈地哭着,“等你娶了那个女人后,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你就会对我不管不顾……”
  君笙伸手抚去我脸上的热泪,那双眼眸中满是无奈与愧疚,“未笙,我已经不再年轻了,我不能不给我的父母一个交代。”
  “不!我不管!你不能娶她!我不喜欢那个女人,我不喜欢她!”我疯狂地挣扎与尖叫。
  后来,君笙与那个女人的婚事不了了之。
  我真是一个自私的人。
  那件事过后,我愈发变得敏感起来。
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我开始变得多愁善感,时悲时喜。但君笙一如既往地对我好,因为,他是一个宽容而和善的好人。他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  在我十八岁生日时,是君笙伴我度过的。昏黄而朦胧的烛光下,他那张历尽沧桑的脸庞显得十分不真切,温软地望着我,黑眸中那暖暖的笑意将我内心的阴霾一扫而光。
  我喝了一些酒,思绪开始变得迷糊,揉揉昏沉的脑袋微眯着眼斜望着君笙。
  他看着我这副模样,拿湿毛巾在我的脸上擦着,无奈地说:“早说过,不要喝那么多酒,现在,难受了吧。”
  “我乐意……”我含糊不清地嘟囔着。兴许是酒精在作怪,我内心的失落不断涌来,还有闷闷的感伤。
  我伸出手,轻抚上面前那张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庞,君笙丝毫不知我心中所想,直到,我的脸离他愈发的近,直到,我的唇轻轻擦过他的唇……他猛然后退,以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望着我。像是震惊,但又不是。
  我装傻,咧着嘴痴痴地对他笑着,眼中水光潋滟,俨然一个神志不清的人。
  我知道,若我这样痴傻,他必对我无可奈何。
  第二天,我一整天都呆在外面,直到半夜我才摸索着回家,送我回家的是我在酒吧中认识的一个年轻男人,他叫秦漠,我笑他,“干脆我叫你琴魔得了。”
  “行,那我叫你卫生你不介意吧?”秦漠也反唇相讥道。
  我和他一直在拼酒着,酒越喝越多,我的意识很模糊……头很痛,很痛,一想起君笙,更是炸裂般的疼席卷而来。
  我中毒了,中了君笙的毒。此毒名为:相思毒。
  我怎么能够对君笙起那样肮脏的心思,我忘了曾经孤儿院中的‘妈妈’教育的:要懂得感恩。
  结账出酒吧,路上行人寥寥无几,静谧的夜风下,我的意识很虚浮,秦漠搀着我,我靠在秦漠的肩头,仰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想要将内心的落寞一扫而光。
  回到家,君笙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亲密地搂着我,脸色有些难看,我朝他璀然一笑。
  但是君笙什么话都没说,连一句责骂我的话都不愿施舍给我。
  秦漠成了我生活上的好友,他让我尝试到了别样的生活,他带我玩蹦极,他带我去k歌,他带我进出酒吧……他让我体验到生活的激情,然而每次畅快淋漓地玩过后,我依旧在自己狭小的一方天地中自怨自艾。
  紫色的风铃轻摇,阵阵‘叮叮……”的乐声悠扬,我失神地望着它,透过它,朦胧的紫色光辉下,我看到君笙在楼下,他正弯腰打理着花园中的花花草草,来回游走着,他的背影成熟而飘渺……我的泪,在不知不觉中缓缓流下
发表于 2018-11-26 10:4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0:4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0:5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1:0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1:3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1:3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1-26 13:1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西安网 ( 陕ICP备05001568号 陕新网审字[2002]007号 )
GMT+8, 2018-12-10 23:20 , Processed in 0.09380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